每月通訊

 

二零二零年九月

 

王國顯華人教會的以利沙

 

1991年,當王明道先生離世歸主時,王國顯弟兄在一篇名為「中國教會的以利沙在那裡?」的文章裡說:「二十九日清晨,一位才從上海回到香港的弟兄告訴我這個消息時,我沒有激動。我為叔叔感到快慰,因為他也該歇下地上的勞苦,回到主那裡去享受安息。但是過了不一會,我不禁潸然淚下,裡面有說不出的難過。我不是為叔叔離世難過,而是為中國教會難過。經歷了眾多苦難的中國教會,突顯出疾風知勁草』的光景,明確的看見誰站在主的一邊,誰不站在主的一邊。言論不能掩蓋事實,主知道誰是他的人,神的兒女也知道誰是真正跟隨主的人。當日以利亞被主接去時,神興起了以利沙,在極其惡劣的環境中,確實維持了神的見證,今天的以利沙在那裡呢?」

 

我相信王弟兄就是華人教會的以利沙。王明道先生代表了在逼迫苦難下不屈的見證,而王國顯弟兄則代表了自由世界教會被世俗誘惑同化下不妥協的持守。

 

認識王弟兄有二十多年,但個人接觸卻是不多,因我們都在不同的地方生活及事奉。大學畢業後我隨家人來到溫哥華。在申請受浸時,教會牧者(吳主光弟兄)要求我們必須先看完在基督裡長進》上下冊。這套經典的著作,就是出自王弟兄的手筆。之後,教會也曾邀請王弟兄來主領聚會。那時我才有機會與他正式會面。雖然與他個人的交通不多,但我從他身上領受的教導實在一生受用,主要途徑是透過他豐富的著作。

 

1957年,王弟兄離開國內到了香港(詳情請參看行過了死蔭的幽谷》),曾在喜樂福音堂及基督徒會堂事奉。在這段期間,王弟兄的著作主要是培育信徒的靈性及講解聖經各章的靈訓。他寫了在基督裡長進》、住在主裡面》及一些書卷的讀經劄記。《在基督裡長進》可說是王弟兄的代表作,也是他最暢銷的一套書,至今已經再版十多次。此書幫助無數初信(其實不只是初信)的肢體明白聖經寶貴的基要真理,幫助他們在信仰上打下穩固的根基。他所寫的讀經劄記,並不是逐節文解釋的釋經書,而是把每章每段聖經的屬靈意義、神想向我們表達的心意,清楚明確地指引弟兄姊妹。今天的學術解經書咬文嚼字地把原文分析到出神入化,高深莫測,但神的旨意不是被那些神學術語弄得晦暗不明,就是被他們大大歪曲謬解。這個情況,在王弟兄早期事奉的年代已經是這樣,如今就更加不用說了。所以,王弟兄當時極力反對信徒輕率地入讀神學院。他很早已經指出神學院走向學術及世俗化、忽略神學生聖經根基及靈性培育的問題。因此他表示曾受到一些基督教人士的批評。時至今日,華人的神學教育(特別在香港)差不多完全被世俗化。神學院現在只見學術,不見真理;只有工作,沒有見證。王弟兄早年已經看到這個問題,並且勇敢地指出來,不理會別人的非議及排斥,顯出他對主的忠心。

 

為了幫助弟兄姊妹提防教會世俗化的問題,王弟兄及王師母開始翻譯陶恕先生的一些作品。陶恕是美國宣道會一位著名的牧師,被譽為「二十世紀教會的先知」,因他看見美國教會被世界同化,信徒失落了對至聖的神的認識及敬畏,就執筆寫文警告當時的信徒及教會。王弟兄在七八十年代已經看見華人教會效法世界、著重建立教會事業過於見證基督的問題,想必是希望藉著陶恕的信息來幫助弟兄姊妹明白及防備世界誘惑教會的詭計。除了陶恕的書,王弟兄也翻譯一些鮮為人知或被人遺忘的歷史見證。走天路的教會》及清教徒的腳踪》就是講述歐洲受逼迫的教會如何在當時的環境活出合神心意的見證。他們如何不怕權勢威嚇,如何付代價除去人的遺傳,如何單純按聖經的原則及初期教會的榜樣聚會、敬拜及事奉,這正正是我們今天教會缺乏又需要好好學習的。相信王弟兄翻譯這些書的心意,就是希望藉著這些寶貴但隱藏的見證,讓我們看見神今天對教會的要求,並叫教會行在一條合乎神旨意的路上,不是跟從世界方法建立各樣的宗教事業。

 

移居美國之後,王弟兄在主面前的領受似乎又進深了一層。他開始發表更多有關「神永遠旨意」的教導。他先後寫了幾本獨立主題的書如《這家就是永生神的教會》及《各房靠祂聯絡得合適》,都是講述教會與神永遠計劃的關係。簡單來說,「神永遠的旨意」就是神藉著教會恢復神的工作、完成神的計劃及彰顯神的榮耀。這就是神當初造人及救贖人的最終目的。他在日後出版的講經記錄(除了傳道書,其餘書卷都已經發表),不時都以神永遠旨意的角度來詮釋經文,或者是從經文裡看出神永遠的旨意。有人認為「神永遠的旨意」好像很抽象及不實際,所以便不加理會。其實「神永遠的旨意」乃是我們信仰的中心主旨。沒有這個認識,信徒的追求及教會的路線很容易會出現偏差。撇除異端及不信派教會不談,大部分福音派信徒都單以個人得救而滿足。他們以為信耶穌得著赦罪及永生就是信仰的全部。有的甚至認為基督為我們死而復活是為了滿足我們的需要,而不是我們被贖是為了滿足神自己。現在基督教充滿這種以自我為中心、不以神為中心、凡事以自己的益處為先的思想。這就是不明白「神永遠的旨意」的結果。

 

又有一些教會,他們似乎是進步一些。除了個人清楚得救,他們還教導會眾追求聖潔、捨己、愛主、親近神等等。這些都是很好的屬靈操練。然而,他們卻沒有進一步給弟兄姊妹一個整全的教會觀念。結果就是,會眾各自追求,肢體關係疏離,信徒不按恩賜事奉,同工配搭出現困難,教會固步自封,不與別的堂會交往及同工,以致基督身體的見證無法顯明出來。這就是只強調某些聖經教導,忽略神對整體教會的心意的結果。

 

王弟兄在這方面實在付出了很多。他不單只是口說或寫作來教導弟兄姊妹,他也身體力行的把他的看見實踐出來。十多年前他與一些同心的人開始了「基督學房」的服事,透過電腦網絡培訓世界各地的華人信徒,介紹他們認識神永遠的旨意,並且教導他們如何成為一個合神心意的器皿。我們知道開展一個世界性的事奉殊不容易,而王弟兄當時已經在晚年時分,他如何負得起這麼沉重的擔子呢?在他離世前幾年,他已有嚴重的腎病,每周要洗腎三次。然而,當香港每兩年舉辦一次聯合聚會,只要他身體能勉強維持,他仍會長途跋涉而來,目的就是想見見來自不同地方的肢體,與他們有一點交通,給他們一點幫助。對於這位八十多歳的長者,他這樣的付出實在太勞苦了。然而,他仍然這樣堅持下去,一直盡心竭力的服事弟兄姊妹,就是因為他心裡不滿足於信徒個人得救,不滿足於個別堂會興旺,他想望的是整個基督的身體都能作成神的工作,顯出基督的豐富及父神的榮耀。雖然,坦白地說,現今教會的情況與這個目標相距甚遠,但王弟兄並沒有灰心,也從未放棄,一直服事神的旨意到生命最末了

 

祢捨命完成了父神旨意,我怎敢偏離半途放棄!

助我專一隨祢腳蹤,直到那日歡然見祢。

 

在這裡我想分享一些王弟兄作在我身上的一兩件小事。可能有人會覺得我在這裡加插這些瑣事是反高潮。然而在我的心中,真正屬靈偉大的人,他們常常都會顧念卑微肢體的「小事」。幾年前,我有負擔出版一本關於主再來的書,我就請王弟兄替我寫序言。其實我與王弟兄的交情不深,他又這樣忙於講道及教學,本可以客氣地拒絕,但他仍很樂意替我寫了。王弟兄離世前數月,我又有負擔出版一些信息,遂再次詢問他可否替我寫一點序言。當時我實在不知道他身體狀況已去到那個地步,否則我也不會冒昧提出。然而,不多久後,他託他的家人回覆我,他的身體狀況不佳,眼睛不好,若內容不合用,可把它放在一邊。結果他還是親筆寫了八百多字給我!其實身體不好,就真的不需要理會我這些可有可無的要求了,況且他應該還有其他更重要的工作要完成呢!但屬靈人偉大之處,往往就在關心卑微肢體的事上顯明出來。在他心裡,真的沒有派別、沒有親疏、沒有大工人小肢體之分,只要大家都是在基督的身體內,只要你在屬靈上需要幫助,只要你在事奉上需要扶持,只要他還有一點氣力及時間,他仍願意盡力付上他的一分。王弟兄不單是教導我們「神永遠的旨意」,他更加把這個真理實踐出來。他是一個真正明白及實踐「身體道理」的人。請恕我坦白直言,許多神的工人在講台上的信息,無論如何屬靈,在我印象裡已隨著年日漸漸消退了。但王弟兄言行一致的榜樣,我實在一生不能忘懷。

 

收到王弟兄離開我們的消息,我徹夜難眠,愔然落淚。不是為他離世與主同在而難過,而是想到以利亞走了,如今以利沙也走了(這十年內相繼離開我們的還有陳終道、林獻羔、黃聿源、黃聿侯、吳主光、劉東昆等),華人教會有誰去接續他們的持守及見證呢?現今教會的混亂及背道,實在令人膽戰心驚。但「以色列的戰車馬兵」卻在此時退出戰線,歸家而去,我們面對這麼惡劣的環境還能做甚麼呢?在人來看,真的是無望。然而,王弟兄的詩歌又再一次的提醒我們:

 

祢引領眾聖徒走過艱辛,我怎可不朝標竿前行!

伴我行完祢的旨意,新婦妝成歡然見祢。

 

所以,弟兄姊妹,讓我們不要灰心喪志,神永遠的旨意是不會因人的愚昧及教會的失敗而受損害的。神現今仍然藉著一小撮願意與祂表同心、願意持守祂真道的得勝者顯出神的工作及見證。我們不要令王弟兄失望,更加不要令我們的主失望。神已經透過祂的僕人清楚顯明祂的心意及教會要走的路。讓我們朝著標竿前行,靠主行完神的旨意,歡然等候主的再來。

 

「現今的教會正在偏離神的見證,專注在建立宗教事業,我們真要懇求坐在寶座上的主,為著祂永遠的旨意,興起真正按著神的真理來跟隨主的人,像叔叔(王明道)一樣,像過去那些聖徒一樣,只跟隨羔羊,不跟隨世界,更不討世界的喜悅,不以別樣來代替基督,不求事業上的成功,只求基督的名顯大。我想這是叔叔他還活著時的禱告,也該是我們時刻向主的祈求。」∼王國顯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