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真道爭辯

許多基督徒沒有為道爭辯,原因是他們不知為何要這樣作。教會常常被那些以包容為名而要求我們緘默的人控制著。這使那些熱心為真道爭辯的基督徒感到不安。我們必須明白我們爭辯的原因,以致我們能存正確的動機為一次交託聖徒的真道竭力的爭辯!(1:4)

 

在這後現代的包容世代,「爭辯」這個字表示爭戰,而爭戰是不受歡迎的。特別在教會裡,爭戰的觀念往往帶來「崇拜戰爭」或權力鬥爭的醜惡回憶,過於為真理站立的意思。現在就是教會該贖回聖經中「為真道爭辯」之觀念的時候了。關於基督的真理必須返回我們戰鬥口號的最前線。我們必須為真福音站立,不論代價如何!

 

我們為何要為真道爭辯?

 

1. 因為基督是配的

 

沒有原因比這個更大。

 

耶穌基督從天降臨,過著一個無罪的生活,卻得著一個可怕的死刑。但祂已經從死裡復活,祂是得勝的君王,並呼召那些該落地獄的罪人得著天上的生命!耶穌是基督信仰的中心,沒有祂,人類是沒有希望的。耶穌是唯一的道路,唯一的真理,唯一的生命(14:6),祂值得我們去為祂生活、爭戰甚至殉道。 

 

基督愛的犧牲是父神完美計劃的一部分,把人從墮落裡救贖回來。就是在罪未進入世界以前,撒但已經開始攻擊真理及企圖削弱神的權威。在伊甸園裡,牠向夏娃說「你不一定死!」(3:3-4),嘗試說服她其實神不想她「如祂一樣」。幾千年來撒但的詭計都沒有改變。牠仍透過謊言削弱神的話。牠工作的核心就是把人與福音真理分開,之後佔據他們的靈魂。為真道爭辯就是以神吩咐我們用的爭戰兵器(6:11-18)來打退這黑暗勢力。

 

不管基督徒喜歡不喜歡為基督的真理站立永遠是宗教衝突的分界線。在現代的護教士為真道爭辯之前耶穌自己已經向跟隨者解釋過這個衝突是避免不了。

 

你們不要想我來是叫地上太平;我來並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動刀兵。因為我來是叫人與父親生疏,女兒與母親生疏,媳婦與婆婆生疏。人的仇敵就是自己家裡的人。愛父母過於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愛兒女過於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不背著他的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門徒。(10:34-38)

 

這是我們的主很重的說話,但無容置疑地這些話指出祂將會是爭論、衝突及對立的中心

在這一切,主是配得我們為祂爭戰並為祂的信息作大使。大使是代表君王發言。大使必須按著真理完成他的職責。在保羅致哥林多教會的書信裡,他宣告說:

 

所以,我們作基督的使者,就好像神藉我們勸你們一般。我們替基督求你們與神和好。神使那無罪的,替我們成為罪,好叫我們在他裡面成為神的義。(林後5:20-21)

為神及祂的國我們要作真理的燈塔,這表示我們有時必然要反對那些抵擋我們君王的人。

 

2. 因為這是聖經的命令

 

許多新約的命令及使徒的勸告都指出基督徒要為真道爭辯。保羅在聖靈的管治下寫了以下的一些關於信徒為真道爭辯的命令:

1.     留心假師傅(16:17-18)

2.     傳別的福音必受咒詛(1:8)

3.     揭示那些暗昧無益的事(5:11)

4.     為福音努力及站立得隱(1:27)

5.     指出錯誤的道理(提前4:6)

6.     逃避貪婪的事奉計謀(提前6:11)

7.     為真理打那美好仗(提前6:12)

8.     務要傳道、責備、警戒及勸勉(提後4:2)

 

基督徒寧願去作有許多事情,都不想履行上述的責任。我們常常聽見有人說我們應該著重那些正面的事,而不是那些負面的事。獻詩、團契互勵、佈道、休息、門訓都是很正面的方法去活出我們的信仰。沒有衝突。不需耗神。沒有危險

 

猶大原本也是這樣想並打算寫一些眾聖徒都同意、關於奇妙信心的事情。但他不久就發現一個很嚴峻的情況,使他不得不按著需要而寫下以下的話

 

親愛的弟兄啊,我想盡心寫信給你們,論我們同得救恩的時候,就不得不寫信勸你們,要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的爭辯。 因為有些人偷著進來,就是自古被定受刑罰的,是不虔誠的,將我們神的恩變作放縱情慾的機會,並且不認獨一的主宰我們主耶穌基督。(3-4)

 

假教師就是猶大所說那些嘗試「偷著進來」的人,他們的目的就是歪曲神的恩典,否認基督,以及毀謗主的名。而他們都是盡量地在暗中進行!好像撒但裝作光明的天使(林後11:14),牠的使者不會現身說:「我是來欺騙你的!」他們乃是用詭計引進那些害人的道理,使人離開基督。對聖經越無知的羊群,就越容易被他們愚弄。羊群及領袖對爭辯越消極,豺狼就越容易那他們搶走。

 為了福音的緣故,保羅願經歷毒打,擱淺、搶奪、冤枉,他也不計量有人基於自私去傳基督,只要基督被傳開。然而,若純正的教義被人踐踏或羊群被誘惑離開真正的福音,他就會竭力的爭辯(16:17-18;提前1:206:3-5;提後2:17)。當真理遇到危險時,他永不會退縮。所有基督徒也當如此。

 

3. 因為殉道者曾為它而死

 

基督的生平及聖經已經足夠啟發一個真正的基督徒順從神而行,然而還有其他重要的歷史因素促使他如此。

歷代以來,為道爭辯一向都不是引人的工作。根據歷史,除了約翰之外,其他的使徒都是被殘暴殺害的。其他虔誠的新約信徒如司提反是被石頭打死的(7:58-59)。根據經外記載,成千上萬的人因站立在基督的根基而被折磨及被殺。約翰的門徒依納爵(108AD)被丟給獅子坡旅甲(156 AD)被火燒死。佩蓓圖(108 AD)的審判官懇求她否認基督,得以生存乳養她的嬰孩,但她拒絕,就被一頭公牛踐踏及刺死。朱利安(249 AD)被放進一個充滿毒蛇的布袋裡。在之後的教會歷史裡,數以百計的改教家被天主教殘忍的折磨及燒死。威廉丁道爾(1536)在聖經被翻譯成英文之後被勒著燒死。今天我們的弟兄姊妹在大患難中為基督而死。我們當然能夠為這眾多人為之而流血的真道損失一些人的愛戴。

 

4. 為了失喪者,這是值得的

 

司布真曾出色地形容基督徒火熱所表達出來的展望及努力。雖然揀選的教義是他講道的支柱,司布真仍沒有放下他的責任!他說

 

若罪人要被定罪,至少讓他們跳過我們的身體才進地獄;若他們要滅亡,讓他們在我們抱住他們膝頭,懇求他們留下。若地獄一定要被填滿,至少讓它在我們費盡唇舌下被填滿,並且不讓一個未被警告及未為禱告的人往那裡去。

 

猶大在結束他那封有關背道的信時,他提醒我們,就是在神主權的旨意容許的黑暗裡,我們仍有工要作:

 

親愛的弟兄啊,你們要記念我們主耶穌基督之使徒從前所說的話。他們曾對你們說過,末世必有好譏誚的人隨從自己不敬虔的私慾而行。這就是那些引人結黨、屬乎血氣、沒有聖靈的人。親愛的弟兄啊,你們卻要在至聖的真道上造就自己,在聖靈裡禱告,保守自己常在神的愛中,仰望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憐憫,直到永生。有些人存疑心,你們要憐憫他們;有些人你們要從火中搶出來,搭救他們;有些人你們要存懼怕的心憐憫他們,連那被情慾沾染的衣服也當厭惡。(1:17-23)

 

很清楚地,當錯誤的教導正傷害羊群的時候,消極主義不該是教會的策略。基督徒當竭盡所能去傳揚真理並反對那些導人相信假基督的錯謬。

 

真正能救人的信仰正面臨危險。永生正面臨危險。讓我們各盡自己本份並將結果交託神

 

譯自“Why Contend for the Faith?”by Costi Hinn

http://servantsofgrace.org/why-contend-for-the-faith/

[回到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