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神的家起首

John R. Rice

 

「耶和華對他說,你去走遍耶路撒冷全城,那些因城中所行可憎之事,嘆息哀哭的人,畫記號在額上,我耳中聽見他對其餘的人說,要跟隨他走全城,以行擊殺,你們的眼不要顧惜,也不要可憐他們… …。他們擊殺,我被留下,我就俯伏在地說:唉,主耶和華阿,你將忿怒傾在耶路撒冷,豈要將以色列所剩下的人都滅絕麽?(9:4-5, 8)

 

這一段聖經敎導我們的,是神所要的百姓不是外表的敬畏,和生活上的敬虔,以及在人前敬拜和事奉的完全;所要的是一般靈魂的復興,負上禱吿代價的百姓,為世上罪惡死亡的人哭泣。

 

在這段經文中神並不是多注意耶路撒冷中,講的道是否正確,祂卻注意有沒有人的眼睛因哭泣而紅腫,有沒有人的心為耶路撒冷的罪而嘆息,難過。

 

一日我參加一個大禮拜堂的聚會,牧師的講道是完全而無懈可擊的,生活是淸潔的,性格是美麗的,心靈是仁慈的。聽衆都是一些儀表優雅的人,他們表示出眞正得救的人,他們的奉獻也都是慷慨的。

 

在他們的敎義中,沒有新派的成份,在他們的生活中沒有世俗的色彩。但當這種形式化的聚會,在敎會中一週一週的擧行著,但從未有一個人找到基督。聚會中少有眼淚流出,也很少公開的請罪人在聚會中公開的承認基督。

 

我坐在那堮氶A我想假若有同樣一位人子,身穿細麻衣,腰間掛着墨盒子的,來到會衆當中,如以西結書上所記,不知我們中間會有幾個人能在額前受了印記,就是那些曾為人所犯的重罪,發出嘆息並哭泣的人。

 

我們中間有多少人的心,是如此的態度,好使復興臨到呢?那是一個有負担的心,代禱的靈,並為罪人痛哭的心情。

 

我們的城市中,有很多基督徒,他們是非常良善的人,千萬的人也眞正悔改了,他們未必能得到這個受保護的印記,當天使來到這塊地上,以刀子行審判時,他們將如何呢?

 

許多傳道人站在講台上,一週復一週的講道,假若神來到這埵瞍f判如祂在耶路撒冷所行的一樣時,這些人恐怕要死在祂的刀下吧!他們都有下列這些情形:真正的忠心,篤信聖經,奉獻的生命,熱誠的事奉,但他們中間大多數卻沒有這個區別——就是悲哀和哭泣

 

我敢說多數的傳道人,在講台上沒有眼淚,那是因為他們在內室中沒有哭泣的禱吿!

 

我們傳道人是肥潤,圓滑,安逸,順時和豐衣足食的一班人。我們不像以利亞,要靠烏鴉和寡婦來供養,並被亞哈王和耶西別王后尋機斬殺。我們也不像施洗約翰呼召百姓悔改,揭發希律王的惡行,以至於被斬首!我們更不是保羅,能夠當着城中的長老們,就是自己所牧養有三年之久的人說:「所以我今日向你們證明,你們中間無論何人死亡,罪不在我身上,因為上帝的旨意,我並沒有一樣避諱不傳給你們的。……所以你們應當儆醒,記念我三年之久,晝夜不住的流淚勸戒你們各人。」(20:26-27, 31)

 

傳道人若不哭泣,不嘆息,不流血,就表明不能帶來復興!

 

講道沒有眼淚!聚會也沒有眼淚,沒有嘆息,沒有生產之苦,沒有呻吟!敎會若沒有哭泣,認罪,禁 食,禱吿,負担,就不能有天上賜的能力!

 

我請求凡讀這一篇信息的人,能有一顆憂傷痛悔的心。我請求每一個人彷彿作父母的,他的兒女失去了,他的心等候在神面前,充满了憂傷和倚靠。我們若先學會了流淚,才能學到禱吿!

 

首當為罪人禱吿,然後才能引人歸主。因為「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那帶種流淚出去的,必要歡歡樂樂的帶禾捆回來。」(126:5-6)

 

我們需要加强的提醒衆敎會:當錫安一劬勞,便生下兒女(66:8)

 

我現在在此立下我的誓志,就是我要在靈奡M求一個破碎的心,使我可與主一同為罪人哀哭,正如祂為耶路撒冷哀哭一樣(19:41-44)

 

唉,假若神的天使身穿細麻衣,腰間帶着墨盒子,今日來到本城中,我切求他能看見我是在那些為人靈魂哀哭的群中,使我也配受一個無形的印記,在我的額上。

 

最愚蠢的是信神只在舊約中向罪人發怒,使他們死亡滅絕。

 

啓示錄預言:將有嚴重的,流血的審判臨到國家,城市,軍隊和整個的世界上!新約中記載神對罪所施行的審判和刑罰,和舊約中一樣(參路13:1-55:5, 1012:2313:11)

在敬拜神的百姓中間,若沒有破碎的心,不為自己的罪和同胞的罪痛哭流涕的禱吿時,那末就會變成剛硬心腸的人,這樣的人豈不是神所憎的,神旣憎惡,豈不是自取滅亡麽?

 

我們敎會的禮拜堂中沒有眼淚,沒有悔改,卻有很多的娛樂,宴會及世界的事物,這必是非常令神厭惡的!

 

不要責備現代的人,傾向於理論,首先當責備神的子民,首先當責備敎會,首先當責備我們的傳道。不要責備罪人不肯痛悔自己的罪。首先當責備我們,我們作聖徒的,不痛哭禱吿!如果基督徒不改變,罪人又怎樣改變呢?如果敎會不尋找罪人,罪人又怎能尋找敎會,和神呢?

 

,最首要的是我們需要一個憂傷痛悔的心,為本地的邪惡,罪孽,並失喪的人禱吿,他們是滅亡的,他們的分是在地獄中,這是何等可憐啊!

 

每個基督徒當懼怕無神主義的詭計,但是我鄭重地說,據我認為冰冷,無能力,重儀式的敎會,不悔改自己的罪,不為罪人流淚,不為滅亡失喪的人發熱心,雖然主耶穌曾為他們受死,像這樣的敎會充其量也不過比異敎人好一點!

 

我信神所要的是敎會當為自己的罪和有罪的人,痛哭禱吿,我以基督敎若沒有傳福音的火熱,就是假冒,也是神所憎恨的

 

國家的墮落,背敎,道德衰落,人心的黑暗,基督徒當負責任。敎會,傳道人當負責任!國家為罪受罰痛苦,是因為我們未盡本分。

 

假若國家敗亡,生靈塗炭,生活混亂,審判當首先臨到這些稱為基督名下的人。他們不嘆息,不為罪憂傷,不為罪人担心。「審判必從神的家起首!」神給以西結的話也是依這個原則:「審判由我的聖所起首。」

 

基督徒們,要悔改啊!神要興起心靈破碎的基督徒來尋求神,直到復興臨到,恩典流出,神的臉再以平安光照我們!

 

國家需要人起來禱吿,為衆多失喪的靈魂和罪孽憂傷,痛悔,哭泣。你願意抽出一部份時間作公開和私下的禱吿麽?認罪並求神復興敎會,使罪人歸向神嗎?

 

因為那至高至上,永遠長存名為聖者的如此說:我住在至高至聖的所在,也與心靈痛悔謙卑的人同居,要使謙卑人的靈甦醒,也使痛悔人的心甦醒。」(57:15)

[回到目錄]